晟典新聞
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動態 > 晟典新聞

晟典實務‖股東應否承擔公司無法破產清算民事責任之辨析 ——籍公司法、破產法及九民會議紀要

發布時間:2019-12-02來源:廣東晟典律師事務所

作者:王永敬


【摘要】人民法院依照公司法司法解釋(二)第18條第2款判決破產程序中不配合管理人提供財產、帳冊的股東賠償因無法清算而給債權人造成的損失,已成慣例,但實為亂相。公司法司法解釋(二)第18條第2款應規范公司法制度下股東作為清算義務人而怠于履行義務時對債權人的賠償責任。股東在破產清算程序中是否履行了相關義務,應否承擔相關賠償責任,應以破產法及相關司法解釋等來評判。破產管理人要求相關人員配合破產清算的通知,亦應按破產法制度執行。


【關鍵詞】九民會議紀要  股東清算責任  公司法司法解釋(二)第18條第2款  股東損害公司債權人利益責任糾紛


【前言】公司法司法解釋(二)第18條第2款規定“有限責任公司的股東、股份有限公司的董事和控股股東因怠于履行義務,導致公司主要財產、帳冊、重要文件等滅失,無法進行清算,債權人主張其對公司債務承擔連帶清償責任的,人民法院應依法予以支持”。該規定出臺后,職業債權人以股東在破產程序中不配合管理人提供公司財產、帳冊、重要文件而致無法破產清算為由,訴請法院要求股東承擔連帶清償責任。法院也基本一致以公司法司法解釋(二)第18條第2款作為此類案件的裁判依據。依法理及邏輯而言,破產程序中股東清算責任的認定不應適用公司法司法解釋(二)第18條第2款。破產程序中清算責任及配合清算責任的認定應以《破產法》及其司法解釋為依據。九民會議紀要的相關內容,更加明確了:公司法司法解釋(二)第18條第2款應僅適用于《公司法》制度下股東清算責任的認定,而破產程序中的股東清算責任認定應適用九民會議紀要第十條“關于破產糾紛案件的審理”之相關規定。本文以一宗筆者經辦的同類實際案例為觀照,展開論述。


【案情概述】

2004年,王某因與深圳X公司股權轉讓糾紛一案,深圳中院判決深圳X公司向王某支付約112萬元股權轉讓款,并以此為基數計算并支付利息。后因深圳X公司未履行生效判決確定的義務,王某于2004年底向深圳中院申請強制執行,隨后廣東高院指定汕尾中院負責執行。2007年,因未發現深圳X公司有可供執行的財產,汕尾中院裁定中止執行,而后廣東高院再次指定深圳中院執行。2016年,因仍未執行到任何財產,王某向深圳中院申請深圳X公司由強制執行轉破產清算,深圳中院裁定受理案件并指定管理人。2017年底,深圳中院作出《民事裁定書》,載明:“本院認為,深圳X公司下落不明,管理人無法接收公司帳冊、文件,且相關股東、人員未配合清算工作,導致公司無法清算”,從而宣告深圳X公司破產,終結破產程序。


2019年,王某以深圳X公司三名股東怠于履行清算義務,未配合清算工作,導致公司無法清算為由,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司法>若干問題的規定(二)》(法釋[2014]2號)第十八條第二款(本文簡稱“第18條第2款”)“有限責任公司的股東、股份有限公司的董事和控股股東因怠于履行義務,導致公司主要財產、帳冊、重要文件等滅失,無法進行清算,債權人主張其對公司債務承擔連帶清償責任的,人民法院應依法予以支持?!敝娑?,向法院提起訴訟,要求三名股東就深圳X公司的債務承擔連帶責任。


【既往判例及要旨】

法院就此類破產程序中股東損害公司債權人利益責任糾紛案件,多數是以第18條第2款為法律依據,判決股東承擔連帶清償責任為裁判結果,舉例如下:


一、無論是否判決股東承擔責任,人民法院均援引第18條第2款作為此類案件的法律依據。


法院判決股東承擔連帶責任的理由通常為股東怠于履行清算義務是導致公司財產、帳冊、重要文件滅失而無法清算的原因,并以第18條第2款作為股東承擔責任的法律依據,相關案例:


在(2018)粵03民終2425號案件中,深圳中院認為,股東以出資為限對公司承擔責任,但清算亦是有限責任公司股東的法定義務,該義務并不因是否為公司實際控制人、是否參與公司經營管理而免除,當股東怠于履行清算義務導致公司債權人利益受損時,依法可適當突破股東有限責任限制。作為xx公司股東應負有清算義務,如其在公司解散清算事由出現后依法及時積極履行清算義務,則該公司無法清算之狀況不會發生。因此,其怠于履行清算義務,與該公司財產、帳冊、重要文件等滅失導致無法清算之間具有因果關系。原告依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若干問題的規定(二)》第十八條第二款規定訴請XX公司的五名股東承擔責任。


在(2017)粵0303民初20231號案件中,深圳羅湖區法院認為,被告作為浩運達公司的全資股東,在浩運達公司于2008年4月30日出現法定解散事由后,直至2013年3月26日深圳市中級人民法院裁定受理原告申請浩運達公司破產清算長達五年的時間里始終怠于履行清算義務,導致管理人無帳冊、文件可供審計,被告怠于履行義務的行為與浩運達公司的財產、帳冊、文件等滅失及無法清算具有因果關系,故被告應就原告對浩運達公司享有的債權承擔連帶清償責任。


在(2017)粵0303民初20452號案件中,深圳羅湖區法院認為,在深圳市中級人民法院依法受理了金銀實業公司的破產清算案件后,依法指定管理人,但管理人未能接收到金銀實業公司任何財產、帳冊、資料,導致公司無法清算,深圳市中級人民法院依法裁定終結金銀實業公司的破產程序。金銀實業公司無法清算的事實已由深圳市中級人民法院作出(2014)深圳中法破字第57-3號民事裁定予以確定。因此,被告陳王斌、唐維國作為金銀實業公司的清算義務人,怠于履行義務,導致公司主要財產、帳冊、重要文件等滅失,無法進行清算,其應對金銀實業公司在(1998)深福法梅民初字第351號民事判決項下的債務承擔連帶清償責任。


二、在以第18條第2款為法律依據前提下,股東免責事由通常為不能清算與債權人受損沒有因果關系或證據不足以證明股東怠于履行清算義務已導致損害后果。


在(2016)粵0306民初2903號案件中,深圳寶安區法院認為,《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司法〉若干問題的規定二》第十八條第二款規定表明,股東對公司債務承擔連帶責任需同時符合以下條件:(1)出現清算事由;(2)股東怠于履行清算義務;(3)怠于履行清算義務的后果導致公司主要財產、帳冊、重要文件等滅失,無法清算,損害公司債權人利益。在公司出現清算事由之前,公司已無可供執行的財產,且現有證據不足以證明因被告怠于履行清算義務導致公司主要財產、帳冊、重要文件等滅失,無法進行清算,因此,原告以公司因主要財產、帳冊、重要文件等滅失無法進行清算為由要求作為公司股東的被告對公司債務承擔連帶清償責任,法院不予支持。


在(2018)粵0306民初6019號案件中,深圳寶安區法院認為《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司法〉若干問題的規定二》第十八條第二款規定表明,清算義務人要承擔清算責任應具備以下條件:(1)公司主要財產、帳冊、重要文件等滅失;(2)滅失的原因是股東怠于履行義務;(3)滅失導致的結果是無法清算?;詒景趕鐘械陌蓋?,被告確未提交中之泰公司的主要財產、帳冊、重要文件等,但沒有證據證明中之泰公司的帳冊、重要文件已經滅失,也沒有證據是因為三被告怠于履行義務造成滅失,更沒有證據證明中之泰公司現在處于清算不能的狀況,故原告要求中之泰公司股東承擔連帶清償責任的主張也不能成立。


【分析與評論】

根據《公司法》及其司法解釋、《破產法》及其司法解釋、九民會議紀要相關內容的司法理念,依法律解釋與適用之基本原理,筆者認為,第18條第2款應僅適用于《公司法》制度下的股東清算義務及其責任的判定,不應適用于破產程序中的股東清算義務及責任的判定,具體分析如下:


一、第18條第2款不適用于破產程序中股東清算責任——公司法視角


公司法司法解釋(二)是針對《公司法》相關問題作出的司法解釋。公司法司法解釋(二)的前言部分將制定該司法解釋的目的已經明確為:“為正確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司法》,就人民法院審理公司解散與清算案件適用法律問題作出如下規定”。顯而易見,第18條第2款應當適用于人民法院審理公司解散與清算案件中的股東清算義務違反及其責任承擔。


關于公司的解散與清算問題,《公司法》第十章“公司解散和清算”進行了完整的規定?!豆痙ā返謔隆骯窘饃⒂肭逅恪筆槍痙ㄋ痙ń饈停ǘ┑慕饈投韻?,從公司法司法解釋(二)的制定目的及其通篇的內容來看,針對的也是《公司法》第十章“公司解散和清算”章節所涉及的具體問題,公司法司法解釋(二)沒有提及也不解釋《破產法》制度下破產清算及其相關責任問題。因此,第18條第2款也不解釋和適用于破產程序中的清算義務及其責任認定。


股東承擔無法清算損害賠償責任的前提是股東負有清算義務,而股東的清算義務來自于法律及司法解釋的規定?!豆痙ā返?83條規定“公司因本法第一百八十條第(一)項、第(二)項、第(四)項、第(五)項規定而解散的,應當在解散事由出現之日起十五日內成立清算組,開始清算。有限責任公司的清算組由股東組成,股份有限公司的清算組由董事或者股東大會確定的人員組成。逾期不成立清算組進行清算的,債權人可以申請人民法院指定有關人員組成清算組進行清算。人民法院應當受理該申請,并及時組織清算組進行清算”。公司法司法解釋(二)第7條規定:“公司應當依照公司法第一百八十三條的規定,在解散事由出現之日起十五日內成立清算組,開始自行清算。有下列情形之一,債權人申請人民法院指定清算組進行清算的,人民法院應予受理:(一)公司解散逾期不成立清算組進行清算的;(二)雖然成立清算組但故意拖延清算的;(三)違法清算可能嚴重損害債權人或者股東利益的”。公司法司法解釋(二)第8條規定:“人民法院受理公司清算案件,應當及時指定有關人員組成清算組。清算組成員可以從下列人員或者機構中產生:(一)公司股東、董事、監事、高級管理人員;……”?!豆痙ā返?80條規定“公司因下列原因解散:(一)公司章程規定的營業期限屆滿或者公司章程規定的其他解散事由出現;(二)股東會或者股東大會決議解散;(三)因公司合并或者分立需要解散;(四)依法被吊銷營業執照、責令關閉或者被撤銷;(五)人民法院依照本法第一百八十二條的規定予以解散”?!豆痙ā返?82條規定“公司經營管理發生嚴重困難,繼續存續會使股東利益受到重大損失,通過其他途徑不能解決的,持有公司全部股東表決權百分之十以上的股東,可以請求人民法院解散公司”。


可見,依實體法而論,公司只有在出現《公司法》180條所述的經營期滿、章程規定的解散事由、股東(大)會決議解散、營業執照被吊銷及被關閉撤銷、人民法院判決解散的幾種情形下,股東依《公司法》第183條規定、公司法司法解釋(二)第7、8條的規定,成為清算義務人,才產生公司法司法解釋(二)第18條所述的怠于履行義務的“義務”,才具備追索股東清算責任的法律及邏輯基礎。


二、第18條第2款不適用于破產程序中股東清算責任——訴訟法視角


依民事訴訟程序的法律依據而言,《民事案件案由規定》第二十一條“與公司有關的糾紛”中規定了“263、公司解散糾紛;264、申請公司清算;265、清算責任糾紛”,明確了清算責任糾紛只與申請公司清算及公司法相關。


公司法司法解釋(二)第18條第2款的文義顯見:股東怠于履行義務而承擔的責任是“連帶清償責任”,連帶清償責任是以公司的清算清償責任為主義務的次義務。公司法司法解釋(二)第7條至第18條規范之意旨及目的是人民法院在審理清算案件中如何組織清算、清算義務及責任等問題,因此股東的清算義務及責任之追究應在清算案件中落實。公司法制度下股東的連帶清償責任,實質上是承擔連帶清算責任(后將述及),不可與一般的連帶賠償責任、連帶還款(保證)責任相等同,前者以清算義務及清算程序為基礎,以公司無法清算(無財產可清算)為前提,類似于一般保證具有先訴抗辯權且不可以獨立訴請,而后者不涉及先訴抗辯權,可以離開主債務(主爭議)而單獨訴請。


由上而論,就債權人訴請股東承擔公司無法清算清償的連帶清償責任的程序而言,債權人應當依據公司法司法解釋(二)第7條之規定訴請人民法院受理公司清算案件,并訴請股東在清算案件中承擔連帶清償責任。


三、第18條第2款不適用于破產程序中股東清算責任——破產法視角


《破產法》第2條規定:“企業法人不能清償到期債務,并且資產不足以清償全部債務或者明顯缺乏清償能力的,依照本法規定清理債務?!鋇憊疽蜃什壞終撇逅愫?,相關責任認定和程序應適用《破產法》相關規定。在人民法院受理破產申請后,認定股東是否負有清算義務以及有無履行清算義務則均應適用《破產法》及其司法解釋。


《破產法》第25條規定:“管理人履行下列職責:(一)接管債務人的財產、印章和賬簿、文書等資料;(二)調查債務人財產狀況,制作財產狀況報告;(三)決定債務人的內部管理事務;(四)決定債務人的日??Ш推淥匾?;(五)在第一次債權人會議召開之前,決定繼續或者停止債務人的營業;(六)管理和處分債務人的財產;(七)代表債務人參加訴訟、仲裁或者其他法律程序;(八)提議召開債權人會議;(九)人民法院認為管理人應當履行的其他職責。本法對管理人的職責另有規定的,適用其規定”??杉?,債務人公司進入破產程序后,公司的清理、清算等權利、義務由管理人承擔?!鍍撇ā芳捌撇絳虻南喙胤?、法規并未規定股東在破產程序中負有清算義務。既然不負有清算義務,就不存在因怠于履行清算義務而承擔連帶清償責任的法律問題。


《破產法》第15條規定:“自人民法院受理破產申請的裁定送達債務人之日起至破產程序終結之日,債務人的有關人員承擔下列義務:(一)妥善保管其占有和管理的財產、印章和賬簿、文書等資料......前款所稱有關人員,是指企業的法定代表人;經人民法院決定,可以包括企業的財務管理人員和其他經營管理人員?!備錳蹩鉅衙魅飯娑?,在破產清算程序中負有保管公司財產、印章、賬簿及文書等資料的義務人員應為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或財務管理人員或其他經營管理人員,并未提及公司股東需承擔保管義務,也未提及股東負有清算義務或清算配合義務。此時,除破產管理人負有清算義務外,公司的相關人員(即法定代表人、財務管理人員、其他經營管理人員)則負有配合、協助清算的義務。


本案爭議所涉的基礎案件是《破產法》制度下的破產案件,在認定股東的清算義務及責任承擔時應適用《破產法》及其司法解釋,而不應適用基于《公司法》作出的司法解釋(二)第18條第2款。由此,因股東不屬于《破產法》第15條規定的相關人員,不負有清算義務,甚至不負有清算配合義務,不應承擔連帶清償責任。


即使在《破產法》第十一章“法律責任”中亦未規定或提及股東未履行清算義務或配合清算義務而應承擔的責任,只在十一章“法律責任”第127條規定:“債務人違反本法規定,拒不向人民法院提交或者提交不真實的財產狀況說明、債務清冊、債權清冊、有關財務會計報告以及職工工資的支付情況和社會保險費用的繳納情況的,人民法院可以對直接責任人員依法處以??睢?。此處的相關責任人員,應指向公司的相關人員(即法定代表人、財務管理人員、其他經營管理人員)。理由在于,從法理學的法律規范結構的假定、處理、制裁三要素來分析,《破產法》第15條是公司的相關人員(即法定代表人、財務管理人員、其他經營管理人員)配合及協助清算法律規范的假定與處理,而《破產法》第127條是公司的相關人員(即法定代表人、財務管理人員、其他經營管理人員)配合及協助清算法律規范的制裁,《破產法》第15條與第127條密不可分的構成公司相關人員應協助、配合清算的完整法律規范,故兩法條所提及的相關人員與相關責任人員是包含關系,相關責任人員即是違反了配合清算義務的相關人員(即法定代表人、財務管理人員、其他經營管理人員)。另,《破產法》第127條規定的制裁是“??睢?,是公法(訴訟法)責任,而非私法(民事)責任,即債權人等不可基于《破產法》第127條訴請相關責任人員承擔民事賠償責任。


《破產法》第十一章“法律責任”中第130條規定:“管理人未依照本法規定勤勉盡責,忠實執行職務的,人民法院可以依法處以???給債權人、債務人或者第三人造成損失的,依法承擔賠償責任”?!睹袷擄訃贛曬娑ā返詼酢壩肫撇泄氐木婪住敝脅⑽垂娑ü啥螄喙厝嗽保捶ǘù砣?、財務管理人員、其他經營管理人員)的民事賠償責任,只規定了“285、管理人責任糾紛”的民事賠償責任。該“管理人責任糾紛”的民事責任歸責依據(請求權基?。┘次鍍撇ā返?27條。


綜上可見,《破產法》及其相關司法解釋等并未規定股東的清算義務或配合清算義務,股東在破產程序中不存在怠于履行清算義務及/或配合清算義務而產生的連帶清償責任。


根據司法解釋應明確、清晰及司法解釋不可再解釋的原則,公司法司法解釋(二)第18條第2款屬于對公司法制度下公司清算問題的司法解釋,不可援引或參照適用與破產法制度下的破產清算責任認定。


四、第18條2款不適用破產程序中股東清算責任——九民會議紀要再厘清


區別公司法制度下股東清算責任及配合清算與破產法制度下相關人員配合清算責任在九民會議紀要中再次得以體現。


九民會議紀第二條“關于公司糾紛案件的審理”第(五)項“關于有限責任公司清算義務人的責任”的相關規定與第十條“關于破產糾紛案件的審理”中的118點“無法清算案件的審理與責任承?!鼻鸝?。明確了股東作為有限責任公司清算義務人的責任是基于公司法及公司法司法解釋產生,而無法清算的破產案件審理與責任承擔應按破產法及相關司法解釋認定。


鑒于上段所述,九民會議紀第二條“關于公司糾紛案件的審理”第(五)項“關于有限責任公司清算義務人的責任”的相關規定中提及并闡述了公司法司法解釋(二)第18條第2款的適用條件、除外責任等。而九民會議紀要第十條“關于破產糾紛案件的審理”中的118點“無法清算案件的審理與責任承?!敝性蠣魅妨宋薹ㄇ逅愕鈉撇訃南喙卦鶉穩嗽奔捌湓鶉?,具體為:


“人民法院在適用《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債權人對人員下落不明或者財產狀況不清的債務人申請破產清算案件如何處理的批復》第3款的規定,判定債務人相關人員承擔責任時,應當依照企業破產法的相關規定來確定相關主體的義務內容和責任范圍,不得根據公司法司法解釋(二)第18條第2款的規定來判定相關主體的責任。上述批復第3款規定的“債務人的有關人員不履行法定義務,人民法院可依據有關法律規定追究其相應法律責任”,系指債務人的法定代表人、財務管理人員和其他經營管理人員不履行《企業破產法》第15條規定的配合清算義務,人民法院可以根據《企業破產法》第126條、第127條追究其相應法律責任,或者參照《民事訴訟法》第111條的規定,依法拘留,構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責任;債務人的法定代表人或者實際控制人不配合清算的,人民法院可以依據《出境入境管理法》第12條的規定,對其作出不準出境的決定,以確保破產程序順利進行。上述批復第3款規定的“其行為導致無法清算或者造成損失”,系指債務人的有關人員不配合清算的行為導致債務人財產狀況不明,或者依法負有清算責任的人未依照《企業破產法》第7條第3款的規定及時履行破產申請義務,導致債務人主要財產、帳冊、重要文件等滅失,致使管理人無法執行清算職務,給債權人利益造成損害?!?/span>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債權人對人員下落不明或者財產狀況不清的債務人申請破產清算案件如何處理的批復》第3款的規定為:“債務人的有關人員不履行法定義務,人民法院可依據有關法律規定追究其相應法律責任;其行為導致無法清算或者造成損失,有關權利人起訴請求其承擔相應民事責任的,人民法院應依法予以支持”。


可見,九民會議紀要第118條“無法清算案件的審理與責任承?!痹俅蚊魅妨巳悖?.認定破產程序中配合進行清算的義務人及其責任的依據是《破產法》第15條,而非《公司法》及其司法解釋(二)等;2.不履行法定義務而導致無法破產清算或造成損失的相關人員系指債務人的法定代表人、財務管理人員和其他經營管理人員,而非股東;3.“應當依照企業破產法的相關規定來確定相關主體的義務內容和責任范圍,不得根據公司法司法解釋(二)第18條第2款的規定來判定相關主體的責任”,即:不得依據公司法司法解釋(二)第18條第2款認定股東在破產程序中作為無法清算的責任主體并承擔所謂的連帶清償責任。


值得附加提示的是,九民會議紀要重述及認可了《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債權人對人員下落不明或者財產狀況不清的債務人申請破產清算案件如何處理的批復》第3款的規定的“有關權利人起訴請求其承擔相應民事責任的,人民法院應依法予以支持”,突破了《破產法》第127條只規定相關責任人員(法定代表人、財務管理人員和其他經營管理人員)承擔??罟ㄔ鶉味匏椒ㄅ獬ピ鶉蔚墓娑?,也突破《民事案件案由規定》中只規定管理人民事責任糾紛案件、未規定相關責任人員民事責任糾紛的人民法院受理案件范圍。該批復是否因違反法律、司法解釋而無效,九民會議紀要予以重述與認可該批復是否妥當等,暫且不論?!蹲罡呷嗣穹ㄔ汗賾謔視謾噸謝嗣窆埠凸笠燈撇ā啡舾晌侍獾墓娑?二)》(簡稱“破產法司法解釋(二)”)第18條已規定:“管理人代表債務人依據企業破產法第一百二十八條的規定,以債務人的法定代表人和其他直接責任人員對所涉債務人財產的相關行為存在故意或者重大過失,造成債務人財產損失為由提起訴訟,主張上述責任人員承擔相應賠償責任的,人民法院應予支持?!幣虼?,司法實踐中破產案件相關責任人員面臨民事賠償訴訟的風險依然存在。


五、強制清算與破產清算之區別與破產程序中股東有限責任界限


(一)法律依據不同


強制清算的法律依據是《公司法》及其司法解釋?!豆痙ā返?83條規定:“公司因本法第一百八十條第(一)項、第(二)項、第(四)項、第(五)項規定而解散的,應當在解散事由出現之日起十五日內成立清算組,開始清算。有限責任公司的清算組由股東組成,股份有限公司的清算組由董事或者股東大會確定的人員組成。逾期不成立清算組進行清算的,債權人可以申請人民法院指定有關人員組成清算組進行清算。人民法院應當受理該申請,并及時組織清算組進行清算”。公司法司法解釋(二)第7條規定:“公司應當依照公司法第一百八十三條的規定,在解散事由出現之日起十五日內成立清算組,開始自行清算。有下列情形之一,債權人申請人民法院指定清算組進行清算的,人民法院應予受理:(一)公司解散逾期不成立清算組進行清算的;(二)雖然成立清算組但故意拖延清算的;(三)違法清算可能嚴重損害債權人或者股東利益的”。此為強制清算的法律依據。

破產清算的法律依據是《破產法》,具體為《破產法》第十章“破產清算”相關章節規定及有關司法解釋。


(二)前提條件不同


破產清算的前提條件是公司資不抵債、無法清償債務,為公平清償債務而啟動破產程序并清算償付相關權利人?!鍍撇ā返?條規定:“企業法人不能清償到期債務,并且資產不足以清償全部債務或者明顯缺乏清償能力的,依照本法規定清理債務”。


強制清算的前提條件是公司資可抵債、有能力清償債務,而未按照《公司法》第183條的規定在15天內成立清算組開始清算還債的情況下,人民法院依債權人之訴請,實施強制清算。公司清算案件審理過程中,發現債務人資不抵債時,應依法轉入破產清算程序。


(三)強制清算與破產清算均不應突破股東有限責任


《公司法》第一章“總則”第3條規定:“公司是企業法人,有獨立的法人財產,享有法人財產權。公司以其全部財產對公司的債務承擔責任。有限責任公司的股東以其認繳的出資額為限對公司承擔責任;股份有限公司的股東以其認購的股份為限對公司承擔責任”。總則具有立法及法律解釋、理解與適用的指引功能,因此,公司無論強制清算還是破產清算,均不應突破《公司法》第一章“總則”第3條規定的股東有限責任原則。


《破產法》第35條規定:“人民法院受理破產申請后,債務人的出資人尚未完全履行出資義務的,管理人應當要求該出資人繳納所認繳的出資,而不受出資期限的限制”。破產法司法解釋(二)第20條規定:“管理人代表債務人提起訴訟,主張出資人向債務人依法繳付未履行的出資或者返還抽逃的出資本息,出資人以認繳出資尚未屆至公司章程規定的繳納期限或者違反出資義務已經超過訴訟時效為由抗辯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管理人依據公司法的相關規定代表債務人提起訴訟,主張公司的發起人和負有監督股東履行出資義務的董事、高級管理人員,或者協助抽逃出資的其他股東、董事、高級管理人員、實際控制人等,對股東違反出資義務或者抽逃出資承擔相應責任,并將財產歸入債務人財產的,人民法院應予支持”??杉?,股東在破產清算程序中,承擔的是有限責任,即出資到位、不抽逃出資的責任。


九民會議紀要第十條“關于破產糾紛案件的審理”中的118條第1款明確規定:“人民法院在審理債務人相關人員下落不明或者財產狀況不清的破產案件時,應當充分貫徹債權人利益?;ぴ?,避免債務人通過破產程序不當損害債權人利益,同時也要避免不當突破股東有限責任原則”。


六、破產管理人通知相關主體配合清算時,應就強制清算與破產清算有所區別


根據公司法司法解釋(二)第8條關于人民法院可指定律師事務所、會計師事務所、清算事務所作為清算組成員,及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公司強制清算案件工作座談會紀要》(簡稱“強制清算會議紀要”)第22條 “人民法院受理強制清算案件后,應當及時指定清算組成員。公司股東、董事、監事、高級管理人員能夠而且愿意參加清算的,人民法院可優先考慮指定上述人員組成清算組;上述人員不能、不愿進行清算,或者由其負責清算不利于清算依法進行的,人民法院可以指定《人民法院中介機構管理人名冊》和《人民法院個人管理人名冊》中的中介機構或者個人組成清算組;人民法院也可根據實際需要,指定公司股東、董事、監事、高級管理人員,與管理人名冊中的中介機構或者個人共同組成清算組。人民法院指定管理人名冊中的中介機構或者個人組成清算組,或者擔任清算組成員的,應當參照適用《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企業破產案件指定管理人的規定》”之規定,破產管理人在強制清算案件中擔任清算管理人已成常態。然而,破產管理人往往混淆破產清算程序與強制清算案件中管理人的角色及履職要求的不同,也容易混淆強制清算中的股東義務責任與在破產清算中的股東義務責任。


強制清算會議紀要第28條規定:“對于被申請人主要財產、帳冊、重要文件等滅失,或者被申請人人員下落不明的強制清算案件,經向被申請人的股東、董事等直接責任人員釋明或采取??畹讓袷輪撇么朧┖?,仍然無法清算或者無法全面清算,對于尚有部分財產,且依據現有帳冊、重要文件等,可以進行部分清償的,應當參照企業破產法的規定,對現有財產進行公平清償后,以無法全面清算為由終結強制清算程序;對于沒有任何財產、帳冊、重要文件,被申請人人員下落不明的,應當以無法清算為由終結強制清算程序”。最高人民法院民二庭負責人就強制清算會議紀要答記者問中表態:“人民法院依法受理破產清算申請或強制清算申請后,應當依據企業破產法和公司法有關規定,要求被申請人的法定代表人、企業的財務管理人員和其他經營管理人員,以及有限責任公司的股東、股份有限公司的董事、控股股東,以及公司的實際控制人等有關人員提交企業真實的財產狀況說明、債務清冊、債權清冊、財務會計報告以及職工工資的支付情況和社會保險費用的繳納情況。經過法院釋明以及采取拘留、??畹惹恐拼朧┖?,被申請人的有關人員仍然不提交上述材料或提交的材料明顯不真實、不全面,導致根本無法清算或無法全面清算的,對于尚有部分財產、帳冊、重要文件等可以進行部分清償的,法院應當就現有財產進行公平清償,然后以無法全面依法清算為由終結清算程序;對于沒有任何財產、帳冊、重要文件,被申請人人員下落不明的,法院應當以無法清算為由終結清算程序”。


根據《公司法》及公司法司法解釋(二)相關規定以及強制清算會議紀要的精神,破產管理在強制清算案件中應通知債務人的相關人員(法定代表人、財務管理人員、其他經營管理人員)及有限責任公司的股東、股份有限公司的董事、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配合清算。而根據《破產法》第15條及相關司法解釋,破產管理人在破產程序,應通知債務人的相關人員(法定代表人、財務管理人員、其他經營管理人員)。


有上述答記者問的表態可見,最高人民法院民二庭官方已將破產案件中應通知的相關人員(法定代表人、財務管理人員、其他經營管理人員)及有限責任公司的股東、股份有限公司的董事、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均納入強制清算中配合清算義務人,混同了《公司法》制度下的清算義務人與《破產法》制度下的配合清算義務人。加之,破產管理人混淆在強制清算案與破產清算案中的角色及履職差異、強制清算案與破產清算案均由人民法院破產庭審理、強制清算案與破產清算案裁定文書存在借鑒和混用等因素,導致在強制清算案件中和破產清算案件中,破產管理人、債務人相關人員(法定代表人、財務管理人員、其他經營管理人員)及有限責任公司的股東、股份有限公司的董事、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均全部通知配合清算,而人民法院作出無法清算裁定也均以上述人員不配合清算為由終止,似乎做到萬無一失、簡便易行。


強制清算案件中,本應由股東、董事等履行清算義務或配合清算義務,但鑒于在實踐中公司帳冊、重要文件多由公司相關人員(法定代表人、財務管理人員、其他經營管理人員)掌控,故在強制清算案件中,破產管理人通知上述全部人員,有利于強制清算的進行。但在破產清算程序中,本應由公司相關人員(法定代表人、財務管理人員、其他經營管理人員)配合清算義務,而又增加通知股東、董事配合破產清算的做法,表面上加強了破產程序獲得清算財產、帳冊等的力度,便于清算,但卻使股東承擔了在破產法上無依據、但卻被人民法院生效裁定認定的股東導致無法清算責任,本文所述案件就是因此而生。在這種情況下,審理債權人訴股東破產程序導致無法清算的連帶清償責任的人民法院,亦應回歸《破產法》的制度框架,將破產管理人通知股東配合清算的行為及目的理解為便于更高效推進清算流程,而非依法分配清算責任給股東。


【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得視為晟典律師事務所的法律意見或建議,任何僅依照本文的全部或部分內容而作為或不作為決定及因此造成的后果由行為人自行負責。如需轉載或引用本文的任何內容,請注明出處。